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典藏:龚自珍选集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22/1/14来源:文/
[导读]龚自珍(1792-1841),字璱人,号定盦,浙江仁和人,是我国近代史发轫时期一位著名的思想家和文学家。其爱国思想和个性解放思想在晚清思想界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其诗正视现实,疾呼变法改良,充满战斗气息,感情挚烈,艺术上气势雄浑,深邃含蓄,独树一帜

内容简介
龚自珍(1792-1841),字璱人,号定盦,浙江仁和人,是我国近代史发轫时期一位著名的思想家和文学家。其爱国思想和个性解放思想在晚清思想界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其诗正视现实,疾呼变法改良,充满战斗气息,感情挚烈,艺术上气势雄浑,深邃含蓄,独树一帜。其文亦“达”“诚”“情”并重,挥洒自如。本书包含龚自珍的诗、文、词,注者精选版本,按写作时间顺序编次,注释力求注明难词、名物、制度、典故及所涉人物、地理、历史事实,对文中隐喻曲笔,综考有关篇什,参验核证,加以揭示;篇注后有“说明”,交代写作时间、背景,简析思想、艺术等,深入浅出,严谨翔实。

精彩书摘
饮少宰王定九丈(鼎)宅,少宰命赋诗

天星烂烂天风长,大鼎次鼐罗华堂〔1〕。吏部大夫宴宾客〔2〕,其气上引为文昌〔3〕。主人佩珠百有八,珊瑚在冒凝红光〔4〕。再拜客客亦拜〔5〕,满庭气肃如高霜〔6〕。黄河华岳公籍贯〔7〕,秦碑汉碣公文章〔8〕。恢博不弃贱士议,授我笔砚温恭良〔9〕。择言避席何所道〔10〕?敢道公之前辈韩城王〔11〕:与公同里复同姓〔12〕,海内侧伫岂但吾徒望〔13〕?状元四十宰相六十晚益达〔14〕,水深土厚难窥量〔15〕。维时纯庙久临御,宇宙瑰富如成康〔16〕。公之奏疏秘中禁〔17〕,海内但见力力持朝纲〔18〕。阅世虽深有血性,不使人世一物磨锋芒〔19〕。迩来士气少凌替〔20〕,毋乃大官表师空趋跄〔21〕。委蛇貌托养元气,所惜内少肝与肠〔22〕。杀人何必尽砒附?庸医至矣精消亡〔23〕。公其整顿焕精采,勿徒须鬓矜斑苍〔24〕。乾隆嘉庆列传谁第一?历数三满三汉中书堂〔25〕。国有正士士有舌,小臣敬睹吾皇福大如纯皇〔26〕。

〔1〕“天星”二句:写王鼎设夜宴待宾。鼎,古器物,三足两耳,圆形,亦有四足方形的,古时祭祀或宴宾时用以盛牲体之具。鼐,大鼎。这里均泛指食具。罗,陈列。古时称贵族列鼎而食。《汉书·主父偃传》:“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则五鼎烹耳。”张晏注:“五鼎食,牛、羊、豕、鱼、麋也。诸侯五,卿大夫三。”这里指宴席盛美。华堂,豪华之堂。

〔2〕吏部大夫:称吏部侍郎王鼎。吏部,六部之一,掌管京外文职官员的选补、考课、封授、袭勋。按,《周礼》夏官之属有司士下大夫二人,《通典》以为吏部之始,故这里称吏部侍郎为大夫。

〔3〕“其气”句:是说王鼎居吏部职,主掌官吏的考核选拔,上应文昌星。这是古代迷信的星象之说。文昌,星名。《史记·天官书》:“斗(北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宫:一曰上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中,六曰司禄。”《索隐》引《春秋元命包》曰:“司禄赏功进士。”正与吏部职相当。

〔4〕“主人”二句:写王鼎的服饰。佩珠,即朝珠,清代品官饰物,形制如同佛家念珠,其数一百零八粒,用珊瑚、琥珀、蜜蜡等珍物做成,悬于胸前。王公以下,文职五品、武职四品以上,及京堂、军机处、翰詹、科道、侍卫、礼部、国子监、太常寺、光禄寺、鸿胪寺所属官,皆可带朝珠。见《清史稿·舆服志》。下句所写为文职二品的冠饰,正与王鼎所任吏部侍郎的品秩相当(吏部左、右侍郎,雍正八年定为从二品)。冒,同“帽”。按《清史稿·舆服志》:文二品朝冠,顶镂花金座,中饰小红宝石一,上衔镂花珊瑚。

〔5〕(jiào叫):饮酒而尽。客,对客劝酒。

〔6〕“满庭”句:写饮宴行礼的肃穆气氛。高霜,高天之霜。秋气肃杀,故云。

〔7〕“黄河”句:王鼎籍贯为陕西蒲城。黄河华岳为陕西名山大河,故云“黄河华岳公籍贯”。华岳,华山。

〔8〕“秦碑”句:写王鼎文章古雅。秦碑,指秦时的碑文。汉碣,指汉时的碑文。方者为碑,圆者为碣。

〔9〕“恢博”二句:写王鼎礼贤下士。恢博,广博,就见识而言。恢,大。温恭良,《论语·学而》:“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此为省略语,写王鼎谦和善良。

〔10〕择言:犹云慎言。避席:古人席地而坐,有所敬,则离席而起,谓之避席。《战国策·魏策》:“鲁君兴(起)避席择言曰:‘昔者帝女令仪狄(传说禹时人)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

〔11〕韩城王:即王杰(1725—1805),字伟人,陕西韩城人,号葆淳,又号惺园,累官东阁大学士,卒谥文端。有《葆淳阁集》。《清史稿·王鼎传》载王鼎初“赴礼部试至京,大学士王杰与同族,欲致之,不就”。

〔12〕同里:蒲城、韩城在清代均属陕西同州府,故云同乡。以下六句写王杰的声望、仕历及所处时势。

〔13〕“海内”句:写王杰受到天下人的敬仰。侧伫,侧身而立。意谓仰望已久。吾徒,我辈。

〔14〕“状元”句:王杰于乾隆二十六年(1761)获殿试一甲第一名,即为状元,时虚岁三十七。乾隆五十二年(1787)拜东阁大学士(正二品),大学士相当于前代的宰相,时虚岁六十三。乾隆五十五年加太子太保,嘉庆七年(1802)又加太子太傅(皆从一品)。见李元度《国朝先正事略》卷二十《王文端公事略》。诗中“状元四十宰相六十”均举成数而言。“晚益达”是说晚年仕宦越发显达。

〔15〕“水深”句:是说王鼎秉性于乡域非凡的自然条件,前途无量。古人迷信,认为家乡的水土与出人材有关。《左传·僖公十五年》:“生其水土而知人心。”

〔16〕“维时”二句:是说王杰用世显达之时,正值乾隆帝在位已久,天下太平盛富之时。维时,其时。纯庙,对已死去的乾隆帝之称。纯,乾隆帝的谥号。临御,在皇位。瑰,壮伟。成康,周成王与周康王。《史记·周本纪》:“故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错(置)四十馀年不用。”后世有“成康之治”之称。按作者对乾隆之世每有向往之情,唯对乾隆禁锢思想、摧残人材有所不满,参见《杭大宗逸事状》。

〔17〕秘中禁:秘藏宫中,受到皇帝重视之意。中禁,即禁中,皇宫。

〔18〕力力:屡屡尽力。朝纲:朝廷的纲纪。

〔19〕“阅世”二句:是说王鼎不染世俗圆滑、畏缩的鄙习,保持刚正不阿的气节和锋芒毕露的性格。

〔20〕迩(ěr尔)来:近来。士气:士大夫的精神气节。少:稍。凌替:或写作“陵替”,颓废。

〔21〕“毋乃”句:是说大官做作出来的样子,无力影响士人。毋乃,疑而未决之词,犹恐怕。表师,表率,可供效法的仪表。空,白白地。趋跄(qiānɡ枪),行动有仪容。《诗经·齐风·猗嗟》:“巧趋跄兮。”

〔22〕“委蛇(yí移)”二句:写士林唯唯诺诺的情况。委蛇,委曲自得的样子。元气,精气。内少肝与肠,指体内缺少肝肠,没有生气,受人指使的傀儡。《明良论三》:“一限以资格,此士大夫所以尽奄然而无有生气者也。”又《与人笺五》:“遂乃缚草为形,实之腐肉,教之拜起,以充满于朝市。”皆可与此互参。

〔23〕“杀人”二句:通过比喻揭露扼杀人材的制度和吏部主管官僚。砒,砒霜,毒药。附,附子,植物名,有剧毒。庸医,比喻摧残人材的官僚。

〔24〕“公其”二句:是说希望王鼎整顿吏部,改革弊政,使官吏焕发出精气神采,不要让他们单靠年长资深自骄自傲。其,拟议之辞。须鬓,胡须鬓发。斑苍,黑白相杂,犹云花白。

〔25〕“乾隆”二句:是说若给乾隆、嘉庆两朝人物立传谁列第一?理应首推位居宰辅的大学士。这里是对二王职位与品德能力相称的赞扬。中书堂,清代对大学士的称呼。按,清制,设三殿(保和、文华、武英)、三阁(体仁、文渊、东阁)大学士(或中和、保和、文华、武英四殿,文渊阁、东阁二阁),满汉各二员,另协办大学士,满汉各一员,故谓“三满三汉”。

〔26〕“国有”二句:是说国有正直敢言之士,是皇帝的福分。《尚书·君陈》:“臣人咸若时,惟良显哉!”伪孔传:“臣于人者皆顺此道,是惟良臣,则君显明于世。”此用其意,作者认为正直敢言之士才是国之良臣。吾皇,指作者当朝的嘉庆帝琰。

据诗题对王鼎以“少宰”相称,知这首诗作于王鼎居吏部侍郎任内(明清时期称吏部侍郎为少宰)。按《清史稿·部院大臣年表》,王鼎于嘉庆二十一年(1816)七月就任吏部侍郎,嘉庆二十四年(1819)闰四月调任刑部侍郎。又按吴昌绶《定盦先生年谱》,嘉庆二十一年至二十四年间,前三年作者均在南方,嘉庆二十四年春应恩科会试,未中,留京师。知此诗作于嘉庆二十四年春,王鼎由吏部调任刑部之前。龚氏旧集多将此诗系于戊戌(道光十八年,1838),风雨楼本系于庚寅(道光十年,1830),王佩诤校《龚自珍全集》本从风雨楼本,均误。此二年王鼎之官职、品衔皆与诗中所写不合(详后王鼎事迹及注释),且诗云:“乾隆嘉庆列传谁第一”,亦未涉道光朝。王鼎(1770—1842),字定九,陕西蒲城人。嘉庆元年(1796)进士,选庶吉士,累迁内阁学士。嘉庆十九年授工部侍郎。二十一年,调吏部,兼署户部、刑部。二十三年,兼管顺天府尹事。二十四年,调刑部,又调户部。道光二年(1822),擢左都御史。道光五年,以品衔署户部侍郎,授军机大臣。六年,授户部尚书。八年,加太子太保。十一年,署直隶总督。十二年,管理刑部事务。十五年,协办大学士,仍管刑部。十八年,授东阁大学士。二十年,加太子太保。二十二年,晋升太子太师。鸦片战争爆发,王鼎坚决主战。后投降派得势,和议将成,林则徐被诬加罪,谪戍伊犁。王鼎至为愤慨,争辩甚力,道光帝不听。后自起草遗疏,劾大学士穆彰阿投降误国,自缢以尸谏。王鼎为官清廉,刚正不阿。《清史稿》本传说他“清操绝俗,生平不受请托,亦不请托人。卒之日,家无馀赀”。这首诗歌颂了王鼎的正直人格和励精图治的决心,对比揭露了官场的腐败无能,以及摧残人才的官僚制度。参见《明良论》。

前言/序言


龚自珍(1792—1841),字璱人,号定盦,浙江仁和(今杭州)人,是我国近代史发轫时期的一位著名的思想家和文学家。他思想犀利,敢于直言,多触犯时忌,因此在仕途上很不得意。二十七岁中举,二十九岁开始做内阁中书这样的小官。后应会试,屡次不第,直到三十八岁,才中进士,由内阁中书历仕宗人府主事、礼部祀祭司行走、主客司主事,官微职闲,受尽排挤。四十八岁辞官南归,五十岁便卒于丹阳书院。由于他童年即随父在京,后来又做朝官,一生在京城居留时间很长,对统治阶级上层有较深的接触和了解。在学术上,龚自珍十二岁时就跟他外祖父段玉裁学《说文解字》,开始受到传统文字训诂之学的严格训练,主张由“小学”而通经。二十八岁时,又从刘逢禄受《公羊春秋》,接受了经今文学的影响,他曾说:“昨日相逢刘礼部,高言大句快无加。从君烧尽虫鱼学,甘作东京卖饼家”(《杂诗,己卯自春徂夏在京师作,得十有四首》其六,下引此题简称《己卯杂诗》),思想受到很大启发,决心抛开束缚思想的训诂考据之学,研究具有异义可怪之论的公羊学,利用它讥切时政,倡言改革,从而把清代的今文经学从经师的故纸堆中解放出来,与当时社会改革的潮流联系起来。关于龚自珍的生平事迹,吴昌绶编《定盦先生年谱》及张祖廉撰《定盦先生年谱外纪》(均附《龚自珍全集》之后)记载甚详,可参。

龚自珍生活的年代,正值清朝国势急遽衰落的时期,也是中国历史由于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开始由封建社会向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转折的时期。当时矛盾重重,危机四伏。一些封建地主阶级的开明知识分子惊醒起来,想方设法挽救危势。龚自珍就是这一类人突出的代表,当时与魏源齐名。龚自珍担心资本主义列强的侵略,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他还无情地揭露与批判现实的黑暗、政治的腐朽,提倡改革,幻想对封建制度做一些局部的改良,使“衰世”回到“升平世”、“太平世”。龚自珍虽然终未跳出封建阶级的圈子,但由于他富有爱国思想,并对腐朽的封建社会作了一些批判,力倡变革,特别是他的个性解放思想反映了资本主义的萌芽,所以他在晚清思想界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对后来的资产阶级改良运动起了直接的启蒙作用,从而成为先驱思想家。正如梁启超所说:“晚清思想之解放,自珍确与有功焉;光绪间所谓新学家者,大率人人皆经过崇拜龚氏之一时期;初读《定盦文集》,若受电然,稍进乃厌其浅薄。”(《清代学术概论》)既“若受电然”,又“厌其浅薄”,仿佛是矛盾的,然而准确地反映了龚自珍作为一个启蒙思想家,思想上的犀利和朦胧两者对立统一的特征。

龚自珍是一个思想家,怀有政治抱负,他说:“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金缕曲·癸酉秋出都述怀有赋》);又说:“臣将请帝之息壤,惭愧飘零未有期;万一飘零文字海,他生重定定盦诗。”(《飘零行,戏呈二客》)可见他并不甘仅仅做一个文人。但是他毕竟又是近代著名的文学家,他诗、文、词兼长,而以诗的成就为最高,下面根据这种实际情况,分别主次,加以论述。



龚自珍的诗不同凡响,与当时的政治斗争紧密联系着,既是他斗争生活的产物,又是他进行斗争的武器,里面充满着战斗的气息。“偶赋山川行路难,浮名十载避诗坛。贵人相讯劳相护,莫作人间清议看。”(《己卯杂诗》其八。自注:谢姚亮甫丈席上语。)由于他的诗敢于干预黑暗的政治,以致遭到达官贵人的纠讯,使自己的朋友不得不以开脱之词为之回护。然而他实际认为他的诗歌,就是人间关于政事的“清议”,正是有感于世路难行时局艰险而发的,表现出一种无畏的精神。这首诗作于1819年,还只是就他早期的诗作(大部分已佚)说的,后来这种精神有增无减,贯穿在他的整个诗歌创作之中。1820年(嘉庆二十五年),他曾发誓戒诗,但是当年就破戒了。为什么要戒诗?是因为在黑暗的文化政策迫害之下,深有难言之苦。又为什么要破戒?是因为他对现实深有感触,欲罢而不能,必吐而后快。他说:“外境迭至,如风吹水,万态皆有,皆成文章,水何容拒之哉?”(《与江居士笺》)这里以风比喻现实,以水比喻他的心境,风吹则水动,水欲静而风不止,怎能甘于寂寞呢!所以他正视现实一生,也坚持战斗的诗歌创作一生。

龚自珍的诗作是相当多的。他于1827年(道光七年)自编的《破戒草》和《破戒草之馀》各一卷(共一百八十五首,写作时间始于1821年,终于1827年),以及1839年(道光十九年)中辞官后写的《己亥杂诗》三百十五首,还完整地流传下来。而据《己亥杂诗》第六十五首自注“诗编年始嘉庆丙寅(1806),终道光戊戌(1838),勒成二十七卷”云云,当是有相当一部分是散失了。龚诗的辑佚,只有龚橙的《定盦集外未刻诗》,收诗九十七首,多半是1819、1820两年(嘉庆二十四、二十五年)中的作品。其中《破戒草》编定以后的作品,又仅见数篇,且不是每年皆有,而1819年以前的作品更是只字不见。1959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编辑出版的《龚自珍全集》又有所补遗,但尚难称为完帙。这一工作大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龚自珍对当时封建社会的矛盾和危机,有较深刻的感受与认识。反映封建社会的没落,批判封建社会的腐朽,大声疾呼变法改良、解放人材,成为龚诗的一个重要内容。楼阁参差未上灯,菰芦深处有人行。凭君且莫登高望,忽忽中原暮霭生。

——《己卯杂诗》其一二。自注:“题陶然亭壁。”这决不是泛泛写景之作,最后一句是深有寓意的,那正是当时社会没落形势的写照。其他如:“白日西倾共九州,东南词客愀然愁”(《怀沈五锡东庄四绶甲》),“四海变秋气,一室难为春”(《自春徂秋,偶有所触,拉杂书之,漫不诠次,得十五首》其二),“秋气不惊堂内燕,夕阳还恋路旁鸦”(《逆旅题壁次周伯恬原韵》)等等,也是如此。总之,“秋气”、“夕阳”——这就是诗人基于深刻的现实感受与观察,对社会危机所作的艺术概括。

面对这样的形势,诗人的态度是怎样的呢?且让我们看两首诗:黔首本骨肉,天地本比邻。一发不可牵,牵之动全身。圣者胞与言,夫岂夸大陈?四海变秋气,一室难为春。宗周若蠢蠢,嫠纬烧为尘。所以慷慨士,不得不悲辛。看花忆黄河,对月思西秦。贵官勿三思,以我为杞人!

——《自春徂秋……得十五首》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