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颖教授应用夏膝方治疗高血压病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21/9/2来源:《中国结合医学杂志》2021年6期文/黄仁寿 陈颖
[导读]高血压病又称原发性高血压,是危害人类健康的常见病和高发病,也是发生心

       黄仁寿 陈颖
       长春中医药大学 吉林省 长春市 130000
       高血压病又称原发性高血压,是危害人类健康的常见病和高发病,也是发生心血管事件的高危因素之一。据相关数据统计,目前我国高血压人数超过3亿,其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因此对高血压病的研究已成为当前的迫切任务。近年来,中医药辨证论治高血压病突显多靶点、多途径、降压平稳、不易复发等独特优势。国家首届名中医黄永生教授擅长治疗高血压病,基于“治病必求于本”的施治思想,拟调整肝脾肾使阴阳平衡,法《内经》“去菀陈莝”之旨,化瘀通络利水使气血调和,达到营行毒除、机体功能恢复之目的,形成效用验方-夏膝口服液(夏枯草、牛膝、茺蔚子)。师承黄永生教授的陈颖教授,在临床上治疗高血压病进行不断探索、研究,在夏膝口服液的基础上发展形成了自己的经验方-夏膝方,临证近3000例高血压患者,疗效确切,现报道如下。
       一 理论基础
       导师陈颖经多年的临床实践,对于高血压病具有独到的认识,认为本病与肝肾关系密切,其发生多与咸食、肥胖、情志不遂、饮酒、年老等因素有关。病机关键为毒伤血络。咸伤肾,且伤血,血得咸则凝。《素问·宣明五气篇》“咸走血,血病无多咸食。”又《素问·异法方宜论》“咸者胜血”,故过咸损伤肾脏,使肾阴受损,阴不制阳而阳亢,且咸食使血脉凝涩,气血运行不畅;肥人多痰、肥胖则肥脂充填腠理,阳气不得宣泄,使气血运行不畅;情志不遂则伤肝,肝失疏泄,肝气郁结,化火伤阴,日久致肝肾阴虚,肝阳上亢,扰乱血府,气血运行失常;酒为五谷之精英,有大毒,质寒性热。酒入口之后,先渗于胃,然后入胆,浸入于肝。肝为血道,为凝血之本,为调血藏血之所,故酒入肝胆,毒聚伤血,血伤则逆乱;《素问·阴阳应相大论》云:“年四十而阴气自半”,故年老至肾阴亏虚,阴不制阳而出现阴虚阳亢,气血运行失常,另一方面,肾阳虚不能鼓舞心阳,心阳不振,血脉失于温运,日久痹阻不畅。“毒”泛指对机体有不利影响的物质。外毒存在于自然界,自外而来,侵犯人体,而致病,如六淫毒、药物毒、食物毒、环境毒等;内毒是机体在代谢过程中或代谢失常所引起的未能及时有效地清除并停于体内,对机体造成损伤的一类物质,如痰湿毒、瘀血毒、滞气毒、火热毒、燥屎毒、尿毒等。咸食、饮酒等因素导致大量外毒直中,由外而内,日久“入络”化生内毒;年老肾虚、情志不遂、肥胖等使机体脏腑阴阳气血失调,生火、生痰、生瘀等内毒,上述各种原因均可使肝肾受损、阴阳失衡、气血运行不畅,“营气不畅则生毒”毒伤血络,络病则气血运行失调而发为本病。
       高血压病的产生与交感神经兴奋性增高,RASS系统激活,离子转运异常,炎性因子水平升高,胰岛素抵抗,内皮功能损伤等因素有关,在上述人体功能异常状态下产生的过多的儿茶酚胺、AngⅡ、炎性因子、缩血管因子等均是对人体有害的物质,故与中医之“毒”相似,这一切均引起血管内皮功能的损伤,即“毒伤血络”进而引起血压的调控系统发生紊乱,导致血压升高。
       处方由夏枯草、牛膝、茺蔚子、茯苓、杜仲、葛根、车前草、清夏、龙骨、牡蛎10味药物组成。方中夏枯草具有滋阴潜阳,通络散结之功,其滋阴潜阳用以纠正高血压之阴阳失衡,而通络散结之能恰以调畅营气以散毒,是该方之君药。牛膝、茺蔚子助君药补益肝脾肾,滋阴潜阳;茯苓健脾利湿袪痰,共为臣药。杜仲、葛根、车前草、清夏、龙骨、牡蛎助君臣补肝肾滋阴潜阳健脾以治本,化痰通络行水解毒以治标,为佐使药。全方组合实为标本兼顾之举,具肝脾肾同调,使阴阳平衡;化痰通络利水,气血畅通,从而达到营行毒除而降压的目的。
二动物实验研究
    陈颖[1]在其博士论文中得出以下结论:夏膝口服液可以抑制SHR血压随年龄增加而增加的趋势,且血压平稳缓慢下降;夏膝口服液能降低血浆sICAM-1浓度;夏膝口服液能降低SHR小动脉内膜ICAM-1蛋白表达;夏膝口服液能降低血浆肾素、AngⅡ含量及ACE活性。具有阻断RAS的作用及类似ACEI样的降压作用;夏膝口服液能降低SHR血管AT1R蛋白含量及AT1RmRNA表达,具有类似ARB样的降压作用。郭家娟[2]将自发性高血压大鼠(SHR)分为夏膝口服液组、卡托普利组、厄贝沙坦、SHR空白组,另外增加了一组WKY组(正常血压大鼠),经规范灌胃给药及记录测定相关指标,发现夏膝口服液能调节SHR神经系统功能紊乱,降压方面虽然不如西药组,但随着给药时间的延长,中药降压效果越明显,呈现较为缓和平稳持久的降压效果,另外具有一定的抑制心肌肥厚的作用。另外,还发现夏膝口服液能明显降低大鼠血浆儿茶酚胺浓度,说明夏膝口服液能明显抑制交感神经的反应性激活,增强交感神经系统的稳定性"说明调节高血压状态下的交感神经活性可能是其降压机制之一。颜平[3]通过动物实验发现夏膝口服液可降低SHR的血压水平;具有一定的降糖效应,改善胰岛素抵抗的作用。靳宏光[4]研究发现夏膝口服液可以降低自发性高血压大鼠(SHR)血压及肾素、血管紧张素Ⅱ水平。刘静秋[5]则在药物的有效含量控制方面得出结论,即夏膝颗粒高剂量组和缬沙坦组都具有降低血清I型前胶原羧基端肽(PI CP)的作用,其在发挥降压作用的同时,可以同时减轻或延缓心肌细胞外基质增生,从而达到延缓左室肥厚的发生。张应碧等研究表明血清I型前胶原羧基端肽(PI CP)与高血压左室肥厚有密切关系。刘静秋研究表明夏膝口服液高剂量可降低内皮素,升高一氧化氮,改善全血粘度。
    综上所述,夏膝口服液其在降压的同时,能改善血管内皮功能,同时能明显改善血液流变学指标,从根本上解决和消除引起高血压病的内在原因。长期应用可防止左室肥厚、改善心肌纤维化,起到靶器官保护的作用。
三、临床观察研究
王春阳[6]严格按照纳排标准,纳入72例随机分为施慧达组(对照组)及施慧达加夏膝方组(试验组),经过4周主要评价两组的降压疗效及中医疗效证候,试验组的总有效率为91.67%,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3.33%,两组疗效相比无统计学差异,但在改善中医主证眩晕、头痛方面有显著统计学意义。这提示具有一定的降压作用的同时能很好的改善症状。田立夫[7]应用相同的研究方案,对照组为马来酸依那普利,观察时间为3个月,结果显示过在降压疗效上无统计学差异,但在改善臂踝脉搏波传导速度方面,其中治疗组臂踝脉搏波传导速度下降幅度更为明显,这就说明了西药联合夏膝方在降压的同时可以改善患者血管僵硬度,相对于仅服用西药的对照组来说更具有减少心脑血管风险点的优势。
四、讨论
原发性高血压病因不明,其发病机制复杂,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现常用的降压药物分成5大类,每一种降压药的作用靶点单一,都有其绝对和相禁忌症,故常需联合用药才能有效控制血压,且停药易复发,长期应用明显增加了副作用。中药复方具有多组分、多途径、多靶点、 降压平稳、不易复发等独特优势,通过辨证论治、整体调理,达到平衡阴阳、治病求本、保护靶器官的目的,长期应用安全性高。综上所述,夏膝方在临床上取得一定的疗效,疗效确切,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陈颖. 夏膝口服液对SHR儿茶酚胺、粘附分子及RAS影响的实验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7.
[2]郭家娟. 夏膝口服液对自发性高血压大鼠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网络作用的实验研究[D].长春中医药大学,2007.
[3]颜平,陈颖. 夏膝口服液对自发性高血压大鼠血压及胰岛素抵抗影响的实验研究[J]. 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07,02:19-20.
[4]靳宏光,黄永生. 夏膝口服液对自发性高血压大鼠肾素 血管紧张素Ⅱ水平的影响[J]. 中华中医药学刊,2007,05:1019-1021.
[5]刘静秋,袁丁,黄永生. 夏膝颗粒对自发性高血压大鼠血清PⅠCP的影响[J]. 中国老年学杂志,2009,07:887-888.
[6]王春阳. 夏膝方对高血压(阴虚阳亢型)临床疗效的观察[D].长春中医药大学,2018.
[7]田立夫. 夏膝方降压及脉搏波波速影响的临床研究[D].长春中医药大学,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