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一杯诗万首——古代文人的诗酒人生 廖钰婕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20/10/15来源:《论证与研究》2020年8期文/廖钰婕
[导读]使我徒有身后名,不如及时一杯酒。在宴会欢庆中,在觥筹交错间,在分道扬镳后,在感伤落花时,在我们生活的一点一滴中随处可见酒的身影。它无所不能,无孔不入;它既令人慷慨高歌,也能令人黯然垂泪;它炽热似火,却又冷酷如冰。在中华文化的历史长河中,酒逐渐成为古代文人笔下的宠儿,有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建安风骨,有王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醇香浓烈,有孟浩然“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清新雅

                                                             廖钰婕
                          (海南师范大学桂林洋校区 2017级中文2班 571127)
        使我徒有身后名,不如及时一杯酒。在宴会欢庆中,在觥筹交错间,在分道扬镳后,在感伤落花时,在我们生活的一点一滴中随处可见酒的身影。它无所不能,无孔不入;它既令人慷慨高歌,也能令人黯然垂泪;它炽热似火,却又冷酷如冰。在中华文化的历史长河中,酒逐渐成为古代文人笔下的宠儿,有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建安风骨,有王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醇香浓烈,有孟浩然“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清新雅淡,也有岑参“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的豪迈自在。这节课让我们把酒言欢,共同走进中国古代文人的诗酒人生,品位诗人笔下酒这一意象的独特含义。
        古诗中的酒意象记载了一个社会、一个时代的符号,小小杯中物,投射的却是诗人们品格与志趣,既书写了文人们独特的情感体验,也昭示着诗人对世界本身的审视。
        首先古代文人们常常借酒怡情,借助酒意象来表达自己的欢畅之情。如早年的李清照在《如梦令》中写道:“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在西亭日暮的美景中无忧无虑,欢唱痛饮,竟忘却归家的路。苏东坡在《江城子密州出猎》中也有诗云:“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彰显其豪迈之气。酒作为助兴之物,时常激发诗人灵感,留下不朽佳作。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除了借酒怡情外,古人们也常常举杯邀月,解愁忘忧。李白素有“诗仙”之称,由于饮酒成性,也有“酒仙”的称号。“酒”作为李白诗歌中的高频意象,在表情达意上发挥其独特作用。李白在《行路难》中感叹道:“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译为金杯里装着名贵的酒,玉盘中盛满了美味佳肴,可惜我内心惆怅,无法实现人生理想,面对美食美酒也无法下咽,拔剑环顾四周,却内心彷徨、不知所措。李白仕途坎坷,官场失意,终是壮志难酬,只能将一腔苦闷付诸于酒。同样东晋诗人陶渊明在《杂诗》中也写道:“欲言无予和,挥杯劝孤影。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念此怀悲凄,终晓不能静”,我想要倾诉自己满腔的苦闷,却没有人陪伴在身侧,只好举起酒杯,月下独饮。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时空,两位诗人却在同一杯愁苦之酒中,留下同一道孤寂的背影。
        酒意象不仅仅成为诗人抒发情感的助兴之物,在送友饯别中也时常出现酒的身影。王维在《送元二使安西》中写道:“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在古代交通不便,此去一别,可能永生难以相间,于是在细雨绵绵中,在杨柳青青中,我举起酒杯与你共饮,只怕是西出阳光之后再难见到故人。柳永著名送别诗《雨霖铃》中则是更加伤感地慨叹:“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是酒醒之后的茫然,与诗人漂泊无依的感伤。“柳”、“留”谐音,道出诗人难留的离情;晓风凄冷,不仅是风冷,更是心寒;残月破碎,此后再难相见。诗人巧妙地借景抒情,一切景语即情语,所有的感情都暗含在酒醒后的不言中。
        无论是饮酒怡情的豪迈,还是借酒消愁的悲伤,亦或是送友饯别的感叹,都是停留在酒意象的感情抒发层面。作为一种文化的符号,酒更成为了酒神精神的象征,超越时空,反映出诗人们对世界本身的审视。如李白的酒,是一杯醇香浓厚的西域烈酒,他在《将进酒》中高歌道:“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李白饮酒的目的便是为了留名,在历史长河中被人铭记,所以他举起酒杯,酣畅痛饮,在大醉之下留下千古名篇。与李白相比,陶渊明的酒更像茶一样清淡典雅,他在《饮酒》中写道:“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一觞虽独尽,杯尽壶自倾。”陶渊明的人生被称为“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在“大伪私兴”的年代,诗人渴望返璞归真,以饮酒来彰显其淳朴自然的个性。
        同一杯酒,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时代,终究成就了诗人们不同的诗酒人生。
        通过这些诗词,我们了解了酒这一意象在诗人们诗歌中的不同含义。作为助兴之物,诗人们可以借酒怡情,同时也可借酒消愁。在送友饯别时,常常饮酒相送。在对诗人感情层面进一步深化后,酒成为一种文化符号的象征,反映了诗人们不同的品位与人生追求。
        浊酒一杯诗万首,小小酒杯中承载的是诗人的思想灵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