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越走越远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08/10/23来源:新世界出版社文/夜遥
[导读]最隐秘的恨VS.最难抉择的爱;疑云密布的过去和猜不到结局的未来,有没有第二次的真爱?最神秘诗意的绝爱之殇让秋天不寂寞……时间可以制造记忆,也可以沉积伤痕。执着困囿在往事里的眼睛,其实什么也看不清。以为已经去世多年却又突然出现的齐烈,是年少时的同病相怜;八年来一直守候着不离不弃的沈天宁,是困顿中的相濡以沫,哪边才是爱情?父辈的前尘纠葛,是奇情还是孽缘?禁锢其中的秦瑟瑟,本以为握着最清楚的答案,却原来处处是两难的选择。走得越远,越无法回头。越陷越深的思念里,不论是怎样的结局,总有一个人等候着你。

最隐秘的恨VS.最难抉择的爱;疑云密布的过去和猜不到结局的未来,有没有第二次的真爱?最神秘诗意的绝爱之殇让秋天不寂寞……时间可以制造记忆,也可以沉积伤痕。执着困囿在往事里的眼睛,其实什么也看不清。以为已经去世多年却又突然出现的齐烈,是年少时的同病相怜;八年来一直守候着不离不弃的沈天宁,是困顿中的相濡以沫,哪边才是爱情?父辈的前尘纠葛,是奇情还是孽缘?禁锢其中的秦瑟瑟,本以为握着最清楚的答案,却原来处处是两难的选择。走得越远,越无法回头。越陷越深的思念里,不论是怎样的结局,总有一个人等候着你。

四万公里,从南极至北极,人类无法徒步丈量,却有一种叫北极海鸥的候鸟,每年迁徙都要辗转飞越这么遥远的距离。不论季节如何变换,它几乎都在飞翔的途中,南来北往,一生耗成一枝离弦之箭。不论狂风暴雨,它都从来不会迷失方向,一南一北,起点抑或终点,是没有分别的旅途。伸开翅膀,循着磁场无形的导航,在距离地面几千米孤独的气流里飞翔。这是一场宿命的流浪。

沈天宁这段时间很忙,赶上一个大案子,整夜整夜地加班。秦瑟瑟前段时间写的字太少,这几天天天趴在咖啡馆桌子上划拉。杜审言打过一个电话来,他也到了这座城市,来参加一个画展,问是不是能见一面。秦瑟瑟没去,临挂电话的时候告诉他自己准备结婚了,对方是个警察,人很好,待她也好。杜审言在那头长久地沉默:"祝福你,瑟瑟。"秦瑟瑟也沉默:"谢谢你,杜叔叔。"

齐烈在学校里有一间画室,他把秦瑟瑟带到那里去。新装修的,很有齐烈的风格。屋角有张长长的米色沙发,秦瑟瑟脱了大衣坐上去,等齐烈给她去倒咖啡。现在秦瑟瑟知道齐烈的家里为什么那么干净了,他所有画画用的东西都在这里。几大箱几大箱的旧作沿墙根摆着没有整理,还有书、画册、画具。齐烈把咖啡递给她,自己也脱了外衣:"我收拾收拾,你坐在这儿陪我。"

作 者: 夜遥  
出 版:新世界出版社

相关文章:

·红灯笼扮靓贵阳南明河  [2008.10.23]

·白夜行  [2008.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