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数字探微古诗词里的“美”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19/1/24来源:《素质教育》2019年3月总第302期文/孙春梅
[导读]数字千秋,千秋数字,引我们进入不一样的古诗词世界,品其色调美、修辞美、情感美、文化美,文学素养之精髓自在其中,涵泳不倦,源远流长。

黑龙江省克山县第一中学 161600 
        摘 要:数字千秋,千秋数字,引我们进入不一样的古诗词世界,品其色调美、修辞美、情感美、文化美,文学素养之精髓自在其中,涵泳不倦,源远流长。
        关键词:数字 魅力 情感
        由渊明《归园田居》“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概数、“一去三十年”夸张的表述,一展其爱丘山的本性,一抒返自然的畅快,由此突出地感知了数字的魅力,故寻得资料研习落笔成文。
        一、品诗词色调美
        如设色淡雅的“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八九”“十余”均为概数,陶渊明觉今是而昨非,心在尘网樊笼中禁锢良久,早恋旧林、思故渊,心恋他的田园,心性追求超脱不羁,根本不在乎有多少方宅、草屋的数量问题,而更在意有什么——田园的问题,不局限形式而更重其内容,守拙归园田,虚室有余闲,顺适本性,无所扭曲的生活,有方宅、有草屋,即使简朴亦淡雅,心之所往——但使无愿违,亦见高洁的品性,清纯、朴质若田居农者,所以体会出陶渊明是不愿同流合污,为保持完整的人格和高尚的情操,而甘受田园的苦辛,身返田园是其理想的故居,完成人格救赎的大道,故而成其“隐逸诗人之宗”的名声。
        二、品诗词修辞美
        “一杯一杯复一杯”(李白《山中与幽人对酌》),反复中极言诗人与幽人饮酒量之多,一杯一杯不停地喝,有着东北人的豪爽,品出其痛饮狂歌的情境,恰如他在《将进酒》中“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喝酒喝到反客为主的豪迈超脱,以至率性到“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开怀畅饮,随心所欲,词采飞扬,更是凸显了诗人的浪漫情怀。“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杜甫《登高》),对仗工整,“万里”是空间概念,“百年”是时间概念,写出了时空交错之感,登楼为遣愁,触景生情,人生飘零多年羁旅,孤愁痛老来得“悲秋”沉痛,不亚于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作客异地他乡难返故里,漂泊不定,流落秋索,佳节登台又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抱病一身又无所依凭,半百之秋壮志难酬,忧国忧民的大情怀在沉郁顿挫中得以抒怀。国家不幸诗家幸,多达八九层的含义丰富了诗的意境层面,增强了诗的情感维度,爱国诗人的形象跃然纸上。
        三、品诗词情感美
        情之深挚,如《诗经·王风·采葛》“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将情愫在三天、三月、三秋的叠加变化里,变得更为深挚,恰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汤显祖《牡丹亭》题记)之一往情深。
        情之戚戚,如李清照《声声慢》“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晚年的她独居异国他乡,身心俱疲,为除去丈夫生前的骂名,带着半生的积蓄——金石收藏,一路跟随帝王南迁,又误入豺狼张汝舟之口,后兵行险招“离婚”,才又得获人生自由,不谈其间所受伤害,但在其晚年历经“寻寻”却不过“冷冷清清”罢了,急风骤雨,孤雁残菊梧桐,三杯两盏的“浅酌”已成旧习,酒为伴解千愁,渴望化去那无言的伤灼——思夫之痛、孀居之苦、亡国之恨,然心向梅花的女子空留凄凄惨惨戚戚而已。
        情之万端,如徐再思《水仙子·夜雨》“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这梧桐叶的落下,预示了秋天的到来,夜雨一点点淋在梧桐树叶上,秋声难禁正衬惹人愁思。半梦回故乡醒来只见灯花垂落,一盘残棋还未收拾,可叹孤单地留滞在新丰的旅馆里,“二老’一出更是增愁。靠在枕边,十年的经历,远在江南的双亲,都浮上心头再用“枕上十年事”用典借唐人李泌所作传奇《枕中记》故事,抒发感慨万端辛酸遭遇。
        四、品诗词文化美
        古诗词人名字就很有数字的美。如张九龄,字子寿,“九龄”寿和九龄对应,表达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期许,愿他健康长寿。温八叉,唐代诗人温庭筠的别号,“庭筠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时号温八叉 ”(尤袤《全唐诗话·温庭筠》)。六一居士,欧阳修曾自言“集古录一千卷,藏书一万卷,有琴一张,棋一局,酒一壶,一翁老于其间”,故自号六一居士,居士一词非佛教的专有,凡是居家之士便可称。
        而诗词里的文化意味更为厚重,如唐代白居易《暮江吟》:“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 诗人抓住夕阳斜射下的江面上呈现出的两种不同的颜色——瑟、红,各安半江,视觉对露、月描写,创造出一派和谐宁静。一幅是斜日西沉、晚霞映江的绚丽夕景,一幅是弯月初升,露珠晶莹的朦胧夜色。渗透了诗人“自遣”后轻松愉悦的自由,半江之景成了这特定境遇下审美心理功能的艺术载体,给人以无限的审美体验。
        总之,数字千秋,千秋数字,引我们进入不一样的古诗词世界,品其色调美、修辞美、情感美、文化美,文学素养之精髓自在其中,涵泳不倦,源远流长。
        参考文献
        [1]孟德腾 《古代诗歌中数词妙用探析》.山西师大学报。
        [2]杨功锦 《古诗数词的表达作用》。
        [3]夏昆 《在唐诗里孤独温步》、《温和地走进宋词的凉夜》.鹭江出版社,20150,05。
        [4]钱磊 《有趣的数词翻译》.英语学习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