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忧参半:出版业的“冰与火之歌”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18/6/21来源:半月谈网文/
[导读]随着电子出版、有声书、知识付费等新业态蓬勃发展,出版业正不断将冲击变为机会,一度被认为走向夕阳的产业迎来了朝阳。与此同时,纸价上涨、电商价格战、综合性人才难求,又对出版业发展形成掣肘。当下的出版业,宛若一首“冰与火之歌”。

随着电子出版、有声书、知识付费等新业态蓬勃发展,出版业正不断将冲击变为机会,一度被认为走向夕阳的产业迎来了朝阳。与此同时,纸价上涨、电商价格战、综合性人才难求,又对出版业发展形成掣肘。当下的出版业,宛若一首“冰与火之歌”。

热:出版迎来跨界潮

商务印书馆成立了全民阅读促进中心,打造一批阅读体验店;中原出版集团、青岛出版集团等将增强现实技术引入出版领域,使纸质出版物与各种数字资源紧密结合;中信出版社推出“中信书院App”,进行知识分享,联合喜马拉雅FM、阅读类App进行跨界出版……这些只是近些年来出版业跨界创新的一隅。

一方面,知识型IP、内容型平台极力争抢用户时间和注意力;另一方面,电商渠道带来的图书价格战已经成为行业痼疾。在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的同时,渠道话语权的丧失也让出版人苦不堪言。

不破不立,推陈出新。这些年,出版人转变了自身定位,从图书的甄别出版者转变为综合阅读服务的提供者。

出版社自有书店开卖设计精美的文创产品,让“只看书不买书”的读者也能爱不释手;将自有App变成内容付费平台,以有声书、专栏等精品内容吸引购买;理性开发自有IP,将优势内容和品牌在产业链上拓展。

“长期储备的优质内容和品牌读物、畅销书籍,使得出版企业在载体转化和跨媒体出版领域有深度挖掘的资源和空间。”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副教授郑志亮说。

急:综合性人才可遇难求

多种业态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盈利途径,却也迎头撞上了多方的竞争力量。“出版业面临的竞争对象不再只有出版商本身,还有互联网平台、电商、自媒体……”一位不具姓名的出版业从业者告诉半月谈记者。

出版业面临的不仅是知识服务、互联网企业在产品上的竞争,更有对人才的争夺。

《出版商务周报》此前的一份调查显示,2017年出版从业人员收入虽在稳步提升,但薪酬满意度和行业信心度仍显不足;出版业人才结构面临中高层年龄断层、人员流动性高等问题。

出版市场的竞争要素中,人才的分量越来越重。出版、传媒、信息服务、教育……随着行业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出版从业者角色变得越来越丰富。这个时代的出版人不仅需要有深厚的编辑出版技能,还需要了解用户心理,熟悉网络传播规律,掌握各类产品制作方法,做到脑洞大开。

与此同时,出版业还面临自身定位的问题。对企业化运营的出版社而言,“做大做强”的经济标准关乎其生死存亡。然而,出版业同时具有文化属性,如果一味迎合潮流、迎合读者口味,势必带来内容质量的下降,从而失去启蒙、陶冶读者的文化定位。出版业的经济属性和文化属性如何统一,是转型中的出版业必须破解的一道难题。

变:以个性化服务实现跨越

过去,由于缺乏和读者的直接联系,对出版业来说,读者的面目是模糊的。而现在,通过自营书店、网上官方旗舰店、自有App等多种渠道,出版业拥有越来越多读者的第一手资料,也为了解群体画像、进行精准服务打下了基础。

出版的流程也在发生巨大变化。一本书的印数不再靠出版社拍脑袋决定,而是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进行预测估算。电商平台的预售渠道更是让印数变得越来越清晰可控。

“以前从出版社到读者要经过几级批发商、零售商才能实现,而现在我们的书籍销售中很大的比重通过我们自己的天猫店和实体书店完成,我们也越来越注重和读者直接的联系与互动。”一位从事出版发行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说。

而这也正反映了“互联网+”时代最大的特征——最大限度地满足受众的多样化、个性化需求。

“传统出版业如何实现技术和内容的融合是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中央财经大学广告系副教授孙美玲说,“应当利用业已积累的内容资源和用户资源,建立起内容数据库和用户数据库,同时不断更新数据库,实现用户需要和内容供给之间的有效对接。”

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运用不断升级的同时,也有出版人冷静地意识到了行业的局限和下一步破局的关键。

显然,和其他行业相比,目前出版业对用户信息的了解还显得相当初级。郑志亮说,与用户的紧密连接以及个性化的服务是出版业未来转型的关键所在,“对黏度较强的读者群体采取定制化推送和纵向传播,可以进一步吸引和服务受众”。(半月谈记者 何曦悦 陈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