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之行

发表时间:2010-4-8   来源:来源:中国期刊网
[导读] 人生总是在幸福与欢乐中度过,期间也会伴随不幸与痛苦。乐中有苦,苦中有乐,这才是真正的人生。

我们一家是小年夜的中午,从上海南站出发前去南方深圳的。本来是要乘飞机的,由于老人有心脏病,不可以乘飞机,只得改乘火车。正是春节期间,火车票相当难买。也因为上海到深圳一天只有一列火车,真可谓是一票难求,好不容易买到票了,却都是硬座票。火车上是人满为患,真的,已经有10多年没有坐过这样的火车了。

我们因为是与老人一起去的,所以候车的时间就放得很多。虽然是照顾在老人候车室候车,可是上车的时候离我们所在的车厢却相当远。上了车,其他的旅客早就将行旅架都放得满满的。赶紧硬挤着,将两个大包裹放了上去,其它的就放在了座位底下。火车还没有开,人已经满得难以行走了。

看了这般状态,爱人叫我快去想办法补卧铺票。于是去找列车员补票。她说现在没有卧铺票,要到12车厢先去登记,等有空位了,再去补。回来告诉爱人,她急了:“你不会去找列车长,告诉她,我们有老人,时间长了吃不消。”

只得再去,可是,前面的车厢封锁了不许过去,想下了列车,再上12车厢,列车员又不允许。只得再返回自己的车厢,这样一番折腾,人的已经心情很不好了。火车是下午1点34分准时开的,车开了不久,列车长正好经过我们车厢,赶紧向她打招呼,要求给补卧铺票,说是老人吃不消。她答应到时最早通知我们。不一会又向其他列车员请求帮助,答复都是一样的,要到江西赣州,才会有卧铺票补。

于是,爱人拿出扑克牌叫周围的几个人一起打牌以消磨时间。一直打到晚上10点,途中吃了点心以充晚饭。见老人有些吃不消了。于是她自己又去找了乘务员,最后在她的一再要求下,同意她们先去12号车厢等着。不久短信发来,说是已经补到了卧铺票。这样总算心里踏实了些,我们又熬到凌晨2点,火车到达赣州站,下车的旅客走了一大半,才去补了卧铺票,每人又花了90元钱。这期间,人坐得腰酸背疼,腿都要肿了。更痛苦的是,火车的走廊上都是席地而坐的人,上厕所都要排上半小时以上的队。到了卧铺车厢,这种情况都没有了,又干净,又清净。其实,硬座也是农民工的待遇,到了卧铺可以说是享受到高级一点的待遇了。在卧铺上睡了几个小时,人恢复了许多。

由于火车晚点了2个小时,本来早晨6点到的火车,一直到8点才到达深圳火车站。爱人大姐的一家就苦了,他们是来火车站接我们的,足足多等了2个小时。大姐的女儿开了一两崭新的广州本田商务车,正是这辆车大,才将我们一家人和大姐一家人都装了进去。先是去了大姐女儿徐孜的家,她是老式的多层楼房,一室一厅,光线蛮暗的。坐了一会,又去了她和男朋友一起买的新房,很好的小区,新房还没有装修。随后又去看了她承包的羽毛球馆。球馆真不小,是一所笼哑学校的体育设施,这样承包下来,一年要交给学校15万元。由于学校现在是不允许对外租赁体育设施的,所以这15万元是以每年给老师办两套高级的运动衫的形式来支付的。

中午是徐孜的男友小陈在潮州菜馆请的客。菜点的相当不错,有澳洲大龙虾、“穿山甲”等山珍海味。一桌菜总在2、3千元,够贵的。

下午去街上逛街。深圳的街上人真少,因为是一个纯粹的移民城市,所以一到过年,人都回家乡了。商店里的客流量,我估计不足10%。整个商店都是打折的横幅。算下来最便宜的只有2~3折。有些品牌在上海是不打折的,在这里也打到3~4折。我给爱人买了两件玖姿的羊毛套衫,花了600多元钱,算是生日礼品,她是2月17日生日。商店里物品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手上有钱,对爱美的女人来说,购物也是一种超级享受。

年初一上午是吃了早点后,去了东部华侨城的茶溪谷。这一天十分阴冷,只有12℃,而且天上不时地飘着毛毛细雨。深圳的当地人都觉得难以适应,他们很少在这个季节有这么冷的天气。茶溪谷是在一处半山腰里。我们是住在深圳留仙大道的城市公寓,是深圳的西部。所以到茶溪谷是穿过了整个深圳,在途中经过了深南大道。这是深圳市政道路的标志。确实很有气派,不仅道路宽敞,更主要的是道路中央以及道路两旁的绿化带真是看了令人羡慕。我们这些也算是国际大都市上海出来的人,看见如此美丽的绿化大道也是自叹弗如。世界之窗、中华民俗村、锦绣中华、何香凝展览馆等著名的游乐场所及文化设施都在这条大道的两旁。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电子杂志 更多>>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