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期刊协会 · 本站地图
欢迎登陆中国期刊网BBS   搜索:
   -封面文章
   -环球媒体参考
   -时政观察
   -赢   技
   -前沿论点
   -第N空间  
   -人 物 志
   -生活空间
   -美丽人生
    更多>>

   · 生活>>
   · 财经商务>>
   · 军事>>
   · 文化>>
   · 时尚>>

站内导航
文章代投
投 诉
报名展览
报名培训
购 物
购 票
来信咨询
在线顾问
其它服务
中国美丽的乡村古镇
首页 > 原创作品 > 正文
小脚老太太
要砚( 2007-7-6 16:04:39 )


        ——致我永远想念的奶奶

        你们见过“三寸金莲”和又白又长的裹脚布吗?大概没有。可我就见过。那脚,小小的,尖尖的,就像端午节的粽子似的。那裹脚布白白的干干净净的,非常长,倒没有什么怪味。可不像有些书里描写的“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长着这双小脚的不是别人,就是我那光绪年间出生的,身材瘦小、精明强干的奶奶。

       小时候,我和奶奶住在一个屋里,睡在一张床上。每天早上,奶奶认真地像包粽子一样用裹脚布把前脚掌和脚腕缠裹上,留出脚后跟来。晚上,又要慢慢地解开比粽子叶要长好多的裹脚布,用热水把脚洗净,再把那长长的布条洗净晾干。我好奇地看着奶奶那双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脚,除大拇指以外的四个指头都被折断窝在脚掌的下面,看着都感觉到疼,奇怪奶奶每天怎么能用这样的脚行走呢?

        每当我问起奶奶,她都会说:“不疼,早就习惯了。走了这几十年的道,也不觉得多碍事。”其实她才几岁的时候,就被裹了小脚。那时候可疼啦,奶奶哭得夜里都睡不着觉。但“不裹可不中,家里人可是不依。”最关键的是长大了没人娶呀!

        想想自己真是万幸,生在新社会,再也不用跟奶奶似的像受刑一样把好好的脚给弄残废了。尤其是我那横量的“三寸金莲”,要裹起来可太遭罪了。

        其实我想说的主要不是小脚,而是老太太,也就是伴我度过童年的奶奶。

        借用朱德总司令赞美他的母亲的一句话,我奶奶“是个很有德行的人。”她虽然没有念过书,不识字;可是她勤劳、善良,坚强,而且聪明。

        平日里,奶奶总是布衣布裤,帮着家里的阿姨做饭,打扫卫生,要不就是做针线活。无论是纳鞋底、绱鞋,还是盘扣、做棉袄她样样都行。她的针线活做得针脚细密、伏贴平整。妈妈怕她累了,劝她少做家务,奶奶每次都说:“新社会,人人都要劳动。”“劳动”是她学会的新词汇。跟着奶奶,我们很小就学会了擀饺子皮、包饺子;也学着做针线活。

        慈祥和善的奶奶好像不会发脾气,偶尔作出生气的样子吓唬我们,忍不住自己又笑了。她没有重男轻女的旧观念,从来不偏向我哥哥,格外疼爱我和妹妹,经常给我们讲故事。她不说“讲故事”,而是“说瞎话”。说的有:漂亮的狐仙,明辨善恶的判官,还有河南方言的歌谣“小蚵蟆”。她肚子里的“瞎话”可是不少!我们是听不够,奶奶是说不完。

        每逢到了星期六晚上,奶奶早早就洗过脸,篦过头,换上绸子布衫缎子裤和新布鞋,再擦上雪花膏,抹上头油,然后便摇着妈妈送给她的羽毛扇,到东四剧场听戏去了。别看她脚小,可走路如风。她不爱坐车,喜欢走路。阿姨比她年轻多了,走路却赶不上她。

        一次,妈妈出差到外地几个月没有回来。奶奶遗憾地说:“你们现在多好,上学认字。可是我是个‘睁眼瞎’,想给你妈妈写个信都不会。”她不服老,让我教她写字。可奶奶都70多岁了,学起来的确费点儿劲。我只好让奶奶口述,我来写。等我写好了,她照着抄。从小没有握过笔的奶奶,抄起字来也很不容易,短短的几行字,抄写了大半天。令人惊奇的是,奶奶的字出奇的工整,清晰。当妈妈看到奶奶写的信的时候,别提多激动了。她拿着奶奶的信得给同事们看,当大家知道信是出自一位70多岁的老文盲之手,都感慨万分,称赞奶奶是老英雄。

        文革开始了,奶奶被迫回到了河南老家。我很想她,便从插队的地方坐火车到老家去看奶奶。农村的生活条件比北京差,可是奶奶的身体依然硬朗,用她的话说:“可铁!”。她每天纺花织布,还帮着婶婶做饭,从不闲着。虽然在乡下,她还是收拾得齐齐整整的。白小褂,黑裤子,白袜子黑鞋。一点也不含糊。

        奶奶有三个儿子,当时爸爸被打倒关押,二叔解放前去了台湾,奶奶只能跟着在乡下的三叔度日。三个儿子,两个生死未卜。奶奶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别提多惦记了。她没别的办法,只能靠每天的劳作驱赶心中的忧烦。“夸哒,夸哒”织布机不停地响动,奶奶给叔叔婶婶一家的老小织布做衣。奶奶问我要什么,我说要带提花的粗布大襟褂子,这种布可难织了,也只有我敢如此为难奶奶,谁让她疼我呢。没用几天的时间,奶奶就把布织好了。我穿着奶奶给我做的新衣服高高兴兴地回插队的村里去了。见人我就显摆,显摆奶奶织的布,显摆奶奶的活计。

        文革结束了,我到郑州去读书,有空就去看奶奶。奶奶的心情好多了,看到了大孙女回家来,乐得合不拢嘴。村里的乡亲赶集似的来家里瞧我,这个阵势我都没见过:奶奶坐在堂屋里的织布机旁边,我就坐在她跟前。岁数大的来了,可以进屋来说话;辈分小,年纪小的不叫进屋,坐在高高的门槛外面说话。即便这样,他们还是满心高兴。见到白胡子的老头,我张嘴尊称一声“爷爷。”奶奶连忙叫住,“可不能这样叫,他可没有你的辈分高呢。”

        一天,奶奶让婶婶蒸炸了一篮子的果子,带上去看她在县城里的哥哥,我的老舅爷。奶奶的小脚扭不了从村里到县城的长道,我们一起坐在叔叔拉的架子车上到了老舅爷家。

        90岁的哥哥见到了80多岁的妹妹,自然非常高兴。可两人坐在一处,好一绷没有话说。纳闷吧!两人都是实疙瘩聋! 还是我奶奶先开的口。她看了舅爷一眼,叫了声:“哥!”舅爷不知是听到了还是看到了嘴形,连忙应了声:“哎!”。良久,舅爷叫了声:“妹!”奶奶也应了声:“哎!”。忽然俩人来了兴头,开始大声的拉家常,打岔是免不了的。俩人各说各的,谁也听不清对方说的是什么。我在一旁看着,细细体会着两个老人的感情交流,不觉得好笑,只觉得感动。

        厨房里忙着做午饭,奶奶忙走过去关照:“炒鸡蛋里不要掺面粉,咱那妞本来吃不了几口。可不要用面粉充数。”奶奶就是疼我,掺假不能掺给她最疼的大孙女。该回家了,我发现篮子里还有半篮子的果子,心中实在纳闷。奶奶忙说,这算作回礼。咳!早知如此,何必都拿来呢?还不如带半筐呢!这又是老家的习惯。

       老舅爷去看奶奶,那可是一景。他老人家蓄着山羊胡,带着茶镜,身穿长袍,拄着拐杖,他把前襟撩起搭在手上,跨着大步,一溜烟就从县城走到乡下奶奶的家里。可别忘了,他是90高龄的老人呀!

        奶奶又坐在织布机前“夸哒,夸哒”地忙开了。我说:“奶奶,孩子都大了,都能干活了,不用你辛苦了。”奶奶说,她在给自己织孝布。我听了心里一阵难受,孝布是在办丧事的时候用的。奶奶说她要给自己的事情准备好,不麻烦别人。奶奶一辈子就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几年后,奶奶真的就走了。走的那天夜里她醒了,想吃面条。我堂妹赶紧做好让她吃了。凌晨的时候,奶奶安安静静穿着自己亲手做的衣服走了。三寸金莲上穿着黑缎子的寿鞋,鞋底上绣着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出殡那天,所有儿孙穿的孝服,布都是奶奶织的。

        家里终于收到了身在台湾的二叔的信,它绕了半个地球的路才到了爸爸的手中。二叔的第一句话就是问爷爷奶奶好。遗憾的是,奶奶没有听到这声问候。

        我想奶奶,想把奶奶的织布机搬到北京来。看到它,就能听到“夸哒,夸哒”的声音,就能见到奶奶的身影。

来源:中国期刊网 原创作品
 
 
上一条
 
 
生活 财经商务 军事 文化 时尚
渔乐王国
渔乐王国
老杂志
未开通
海外杂志
未开通
我看电影
我看电影
中国碟库
中国碟库
相关文章
·给孩子的一封信
·自信人生一百年
热点新闻 读库精选
电子刊 手机刊
商业信息 会员信息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服务声明 | 友情链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