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期刊协会 · 本站导航
欢迎登陆中国期刊网BBS   搜索:
   -封面文章
   -环球媒体参考
   -时政观察
   -赢   技
   -前沿论点
   -第N空间  
   -人 物 志
   -生活空间
   -美丽人生
    更多>>

   · 生活>>
   · 财经商务>>
   · 军事>>
   · 文化>>
   · 时尚>>

首页 > 原创作品 > 正文
自信人生一百年
读者 要谨( 2007-3-15 21:10:34 )


         今年是农历猪年。爸爸,一头老当益壮的雄猪迎来了96岁的生日,高龄呀,哈哈!老人家看着周围摆放的鲜花、寿桃、蛋糕,身边簇拥的儿孙宾客,精神越来越好,兴致越来越高。精神好胃口就好,吃了不同口味的3大块奶油蛋糕;胃口好体力就好,送走了客人,爸爸动手洗净了昨天换下的大裤衩,用竹竿挑起挂上阳台的凉衣杆。我伏在爸爸的耳边,告诉他:我们为他的健康感到欣喜,为他的长寿感到自豪,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骄傲!爸爸微笑着。

        爸爸是个真正的男人,但是个带有中国传统色彩的男人,以至于他的孩子很难了解他。我们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感受他,观察他,揣测他,从旁人那里听说他。

        童年的时候,几乎看不到爸爸的笑容。当周末举着写满5分、4分的成绩册让他检查的时候,他会忽视多数的5分,皱着眉头问那几个4分是怎么回事;当期末拿回“三好学生”奖状的时候,爸爸又认真地问奖状曾贴在光荣榜上的位置,我不解其意地回答:在左边,爸爸严肃的面孔没有松弛。后来听妈妈说,摆在中间的才是最出色的。唉,我们老师可没有这个规矩。

        只要爸爸在家的时候,我们几乎没有笑声。怕打扰他,挨他的教训,他经常在家里阅读、批改文件;怕引起他的注意,会给我们安排各种劳动任务:扫地、用脸盆往院子里端水;最难的一次是让我们兄妹到马路上捡拾马粪,因为院子里种的蔬菜和花果需要施肥。我们很快培养起劳动观念,哥哥自己动手种的十几棵向日葵结出脸盆大的花盘,各个籽粒饱满;放暑假了,爸爸还把哥哥送到南苑的红星公社去义务劳动。家里有保姆,可是女孩子一定要干家务活,打碎碗盘又会受到爸爸的呵斥,奶奶心疼地说,干活哪有不出错的。

        在爸爸的面前当好孩子太难了。我们悄悄地问奶奶,爸爸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就那么好?奶奶说爸爸小时候读书、识字可是比人家的孩子强,村里的人都待见他。那年下了大雪,别人的小孩堆的是雪人,只有咱家的门口,你爸爸捏出两个大狮子,可是神气!十几岁,爸爸就当上了小学老师,后来参加了革命,为了躲避敌人的抓捕,离开了家。心里记着奶奶的话,有好几次下雪,我想让爸爸教我们用雪堆个大狮子,但是一直没能攒够勇气。

        能看到爸爸笑的时候通常是星期天来客人,爸爸对待客人总是热情、诚恳。和他的老战友在一起,谈笑风生间不时漏出粗话。家里省下来的细粮和肉票,都是为了招待客人。吃饭的时候,爸爸会站起来,不无炫耀地指点着桌上的菜肴说:“除了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其它的都是我们自己院子里种的。”是呀,我们自己种了豆角、韭菜、丝瓜,还养着十几只来亨鸡,鸡蛋也是自家的鸡下的。看到爸爸得意的样子,我们也跟着快活。

        爸爸的工资不低,家里的钱却总是不够花。很多钱用于接济农村老家,得到帮助的人有些完全没有亲戚关系。我们很不服气:平时不给零花钱,春节的压岁钱还要上缴。姐姐跟学校去春游,爸爸给她2分钱买冰棍。唉,他不知道最便宜的小豆冰棍也要3分,是奶奶悄悄给姐姐补充了一毛。可是当兵的表哥来看爸爸,临走爸爸硬是给他10块钱,顶他两个月的津贴呢。

        爸爸的严厉不止对孩子。爸爸在堂屋里开家庭会,地毯上放着3双妈妈给我们新买的海绵拖鞋。我们笔直的站在爸爸面前,同样挨批评的妈妈待遇好些,可以坐在旁边。“这是资产阶级思想的苗头,是修正主义的表现。你们知道普通人家的生活吗?……”我们集体认错,表示愿意将拖鞋退回商店,爸爸一脸严肃:“不用了,不要再给商店添麻烦。”一次周末下大雨,司机提出用汽车送我们返回寄宿学校,爸爸板起脸来,让司机叔叔再也不敢用此种方式关心我们。

        妈妈有太多的委屈:孩子们重病的时候,爸爸出差在外;节假日,爸爸没有时间和家人上公园去玩儿。身为干部家属,妈妈必须在工作中加倍严格要求自己,在家里更多地承担家务,沾不上爸爸的半点光。妈妈和爸爸在同一个工厂上班,确不许搭乘他的汽车,明明空着3个座位,妈妈仍要顶着西北风骑自行车去,说是公私分明。可是,当工厂按规定给妈妈提级涨工资时,爸爸个人提议把名额让给了一位5个孩子的父亲,这不是公私不分么?如果不是你的妻子,你能这样做么?到文革前,因为爸爸的干涉,妈妈失掉了3次提级机会,比同样资历的人低许多。可是妈妈不计较,三年困难时期,农村老家来人和我们住在一起,全家的定量(粮食、肉、鸡蛋、糖、油都限量较低)不够吃,爸爸和哥哥因为营养不良开始浮肿,还是妈妈向娘家求救寄来肉类和食品。

        虽说是公私分明,爸爸其实有自己把握的尺度:个人不可以占公家丝毫的便宜,但是,个人的关系(现在叫‘资源’)要全力为工作服务。爸爸担任建厂工作的时候,正值建国初期,材料匮乏。爸爸四处奔走,无论是老战友、上下级,还是亲戚朋友,只要是有可能,他就登门拜访,要钢材、要水泥。就是为了让工厂早投产。

        “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党中央安排干部去建设三线,先谈的两个年富力强的干部不知是因为妻子体弱还是父母年迈,都提出困难留在了北京。爸爸不能让组织上为难,带着人,拿着枪,走进了陕南的大山。

        一年后的暑假,姐妹两个坐火车去看爸爸,已经买好的硬卧票被爸爸勒令退掉了,换成硬座。为了加快三线建设,爸爸坚持先生产、后生活,把宝贵的资金最大限度地投入生产一线。我们住进爸爸简陋的宿舍,就是他的办公室的小里屋,爸爸只好睡在外面,成了我们的门房。星期天,爸爸带我们出去买草鞋穿,还教我们在集贸市场上讨价还价,回来在小炉子上给我们煮了一锅肉。我们惊奇地发现爸爸竟然会做饭,也体会到爸爸内心对我们的爱护。尽管依然心怀畏惧,我好像开始喜欢爸爸了。临走的时候第一次因为舍不得爸爸大哭了起来。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爸爸成了地区最大的走资派。如果在北京,哪能轮到他呀,耍些手腕的话,还能当造反派呢。

        办事处的大院里,大字报铺天盖地,大标语上爸爸的名字东倒西歪。接着就是挂牌子、坐“飞机”。爸爸的腰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受过伤,现在又一声不吭地接受来自“革命群众”的考验。姐姐到牛棚里探望爸爸,看到他头上缠着绷带,血从白色的纱布里渗透出来;眼里止不住泪水。爸爸若无其事地告诉她:没事,那是头上长的疖子化脓了。他依靠坚定的信念,承受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挺过了严酷的批斗。最痛苦的事不是挨打挨斗,而是孤独。当所有的审讯、批斗、写检查过去后,是漫长的孤独。没有了造反派的关押,一个人回到家里,似乎得到了自由,但是远近没有一个人敢和他打招呼、说话。我们过后在废弃的报纸上看到爸爸的墨迹“想当年富贵时三鸟枪打不走一个挚爱,到如今贫穷了五爪鹰抓不回一个龟孙。”原来,从不抱怨的爸爸也需要宣泄。

        爸爸欣然接受造反派监督下的劳动改造。别人一次扛一袋粮食,年过60的爸爸一次扛两袋。我们以为造反派又在体罚他,可是爸爸说:这是恢复体力的锻炼。不久,我在北京收到爸爸寄来的钱,满城地找兽医商店,为他购买注射器。原来,爸爸又当上了老猪倌。他真是干一行爱一行的好党员,很快就掌握了养猪的要领,自己给猪注射疫苗,打针治病。学习财务的姐姐说,以爸爸的工资计算,这些猪肉的成本有点儿过高。但是爸爸学到的注射技术,后来在妈妈生病时还真用上了。

        局势松缓了,我们又去探望爸爸。爸爸得意地在小泥炉上掂锅炒鸡蛋,颠起的鸡蛋不争气,5个里有3个直接掉在灶火里。爸爸收起表情,连声:“可惜,可惜。”用筷子捡出了鸡蛋,照样放进盘子里。他问我们是否知道为什么炒这么多鸡蛋,我们答不上来,爸爸温和地说:今天是他的生日。爸爸还向我们显示说,他熟读毛主席的《老三篇》,已经到了能够“顺读倒背”的程度。我们一半惊异、一半怀疑地等着他背诵。不料,爸爸张口:“老三篇,篇三老。顺读倒背都有了。”爸爸狡猾地笑了,我们小心翼翼地笑了。我们这才晓得爸爸不仅会开玩笑,还敢在这样的革命形势下拿《老三篇》开玩笑。

        文革过去了,对爸爸来说,这场运动不过是他的信念和意志的锻炼。获得“解放”的爸爸回到了北京。他在三线工作的十多年里,虽然被文革占去了大部分时间,而他对三线建设做出的贡献和他忠实于党的事业的精神仍然受到人们的敬重。在宿舍区,我们听到有人在背后指点着说:“别看这个小老头,就是当年的‘汉中王’。”爸爸居然还有这样的大名!

        平反后,爸爸收到了在文革批斗中对他大打出手的造反派写来的认错的信。我们无法克制地谴责这些人,愤恨之情溢于言表,对爸爸说“别理他!”爸爸平静地说:那是一个很特殊的阶段。他们是被蒙蔽的年轻人,认错就好,将来就有前途。爸爸伏在桌上认真地复信,原谅了他们,鼓励他们抬起头来做人。我们才发现自己比不上爸爸,没有他宽阔的胸怀。

        爸爸让我们敬佩的不只是这点。一位叔叔来看望爸爸,等候的时候,和我们讲起爸爸的往事: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抓住了从事地下机要工作的爸爸。党组织制定出营救计划,准备在囚犯修马路的时候解救他。当内线通知爸爸配合行动时,一贯服从组织命令的他果断地拒绝了。原因是一旦有人逃脱,日本鬼子就会任意杀死5个囚犯作为报复。从叔叔感慨的言谈中,我们看到爸爸无私无畏的精神,原来自己的爸爸还有这样近似于英雄的事迹,心中不禁骄傲。

        全家人都回到北京。我们发现,爸爸变了许多,和蔼、宽松,有笑容了。我们和妈妈一起嘀咕:是不是文化大革命把爸爸的领导威风给斗下去了?还是爸爸年纪大了,脾气就好了?不管什么原因,我们在爸爸面前放松了些许。我们考上了大学,爸爸依然关心学习成绩,态度却大不相同,常说:要注意身体,考试有6、70分就行了。爸爸如此的不严格让我们还挺不习惯。爸爸解放前曾被派到苏联留学,讲的是俄语,没想到他拿起姐姐的课本,读起了英文的《百万英镑》。原来爸爸会不少的洋文,还不是地道的“土八路”。

        为党和人民工作了五十多年,经历了来自于敌人的和内部的艰难困苦,爸爸在72岁时退休回家。我们开始替爸爸操心,怕他不适应休闲的生活,因为除了工作以外,爸爸好像没有任何业余爱好。我们商议后,给爸爸买了把高级钓鱼杆,让爸爸学习钓鱼。我们的小算盘是:好鱼杆的价格高,爸爸虽然不喜欢钓鱼,但是他节俭惯了,为了不浪费买鱼竿的钱,也得坚持使用。我们盼着爸爸学会钓鱼,充实他的生活,还修身养性。亲戚朋友也附和我们的主意,送来更值钱的进口鱼竿。但是爸爸才不听我们的摆布,一条鱼没钓到,就非常大方地把鱼竿送人了。

        节俭倒成了爸爸的主要任务。也是,不能够为国家做贡献了,就为国家节省吧。螺丝钉、废纸袋那早已是大众化的节约资源。水才是最重要的,“北京是个缺水的城市。”爸爸常说这句话。洗碗的水流,直径不得超过2毫米;洗过菜的水用来冲厕所。在爸爸的监督下,当洗菜水无处存放时,我们自然就有了上厕所的感觉。现在,节水已经成为我们的习惯,除了继承爸爸的教导,还有所发展:人头儿够的时候,我们会集中上厕所,一次放水。

        爸爸其实有自己的事。除开一周一次到机关学习文件,每天要看主流报纸(要读出声);我们回家去看他,他经常拿出留存的报纸,那些划着红框框的文章是分别针对我们的问题的。爸爸买来全套二十四史,看一阵,会拿出他认为精彩的部分说给大家听。每天的太极拳、太极剑,动作认真到位;还经常和老同志们集体远足、爬山。

        家务也是生活的组成部分,不能让给别人,所以爸和妈长期以来不请保姆,自忙自乐。买菜是一项户外活动。出门的时候空着手,就好比去散步;回来的时候手提着菜就有点儿沉重。不想走了,爸爸开动脑筋,找到了解决办法:走捷径!哪里有捷径可走?小区就开一个大门,老爸率领老妈翻栏杆。由于日常太极拳的锻炼,80岁的老爸身手矫健,腾出手来帮助他的老伴,二老成功翻跃2米高的围栏。日久天长,他们踩出自己的“胡志明小道”,他们的举动也成了院子里的一景。又有些不服老的同志们也要试一试,翻跃的人开始增多。小区管理部门注意了,这关系到老同志们的安全,也关系到老人们的形象和小区的形象。管理人员没有来拜见我老爸,只是悄悄地把全部围栏拆掉,换成更高、更密实的了。我们私下议论:爸爸一向不给组织上添麻烦,这次换栏杆可让国家费钱、费事啦。老爸一点儿不糊涂,明白人家的意图,不再爬栏杆抄近了。

        脱离工作岗位时间越长,爸爸就越活跃。机关组织的活动只要有他,无论是郊区还是外省,他都积极参加。八十多岁了,本来身材不高的老爸又降低了不少海拔。联欢会上,为了弥补个子矮的缺陷,爸爸跃上了椅子,放声高唱《抗大校歌》。家里的饭桌上,他给大家出谜语:“什么菜永远也炒不熟?”没料到爸爸的谜语都与时俱进,北京人吃上生菜没有多久呀。

        过了九十岁,老爸的身体不如从前灵活,太极拳的一招一式逐渐马虎。组织上出于爱护的目的,不准他到外地活动、旅游。老爸听从组织的意见,在家养老吧。去年住院体检,医生对老人家的身体状态评价挺高,还做了智力测试。一小时的问答、计算测验之后,医生翘起了大拇哥。以同龄人的水平,爸爸的能力高于95分。老爸向家里人提出到新疆去旅游的要求,孝顺的哥嫂决定请假同行去照顾爸爸。但是如何对老干局说呢?人家规定不让去外地了,偷偷地跑?那可不是咱们的作风,爸爸的组织观念一直很强。爸爸还是到老干局,主动说明情况,排除组织上的顾虑,出发了。

        老爸天上坐飞机,地上坐汽车,十多天在新疆转了好多千公里。看了风景,逛了市场,尝遍了鲜果美味,留影照片和录像多多,玩儿的煞是尽兴。到了景点“金沙滩”,老爸情不自禁地唱起了京剧《双龙会》,原来戏文里有“金沙滩上摆战场”的词。常理中有‘老小孩儿’一说,爸爸也不例外,看到住房里准备了各式甜点心,拿起来吃着顺口,老人家立马拒绝吃晚饭,有点心足矣。哥嫂谁也不敢说个“不”字。各处的维汉朋友热忱、友善,簇拥着慈祥的小老头,握手、拥抱、亲吻,不知是喜爱我们一脸福相的老爸,还是趁机沾些寿气。

        新疆之行可不是老爸最后一次旅游。我们明白爸爸绝不担心在旅途中有可能永远地停下来。纵观他豁达自信的人生,似乎听到他心里的悄悄话:“我老了,我怕谁!”

        爸爸,向前进,我们为你加油,冲破一百岁!

 
 
 
 
生活 财经商务 军事 文化 时尚
渔乐王国
渔乐王国
老杂志
未开通
海外杂志
未开通
我看电影
我看电影
中国碟库
未开通
相关文章
·自信人生一百年
热点新闻 读库精选
电子刊 手机刊
商业信息 会员信息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服务声明 | 友情链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